木兰花/玉楼春 立春日作

[宋] 陆游
三年流落巴山道。破尽青衫尘满帽。身如西瀼渡头云,愁抵瞿塘关上草。春盘春酒年年好。试戴银旛判醉倒。今朝一岁大家添,不是人间偏我老。
【注释】:
这首词是陆游四七岁任夔州通判时所写的。他到夔州到写这首词时不过一年多,却连上岁尾年头,开口便虚称“三年”,且云“流落”,从一入笔就已有波澜之情 。次句以形象描写“流落”二字。“青衫”言官位之低 ,“破尽”可见穷之到了极点“尘满帽”描写出作者在道途中风尘仆仆,行戌未定的栖遑之态简简单单的七个字就活画出一个沦落天涯的诗人形象,与“细雨骑驴入剑门”异曲同工。三、四句仍承一、二句生发。身似浮云,飘流不定;愁如春草,划去还生。以“西瀼渡头”、“瞿塘关上”为言者,不过取眼前地理景色,与“巴山道”三字相对应而已这上片四句,把抑郁潦倒的情怀写得如此深沉痛切,不了解陆游近年遭遇,是很难掂量出这些句子中所涵蕴的感情分量来的。
陆游自三十九岁被贬出临安,到镇江作通判,旋移隆兴(府治在今天江西省南昌市 );四十二岁又因为“力说张浚用兵”,被削官归山阴故里 ;到四十五岁才又得到起用夔州通判的新命。他的朋友韩元吉在《送陆务观序》中把陆游心中要说的话说了个痛快 :“朝与一官,夕畀一职,曾未足伤朝廷之大;旦而引之东隅,暮而置之西陲,亦无害幅员之广也。⋯⋯务观之于丹阳(镇江),则既为贰矣,迩而迁之远,辅郡而易之藩方,其官称小大无改于旧,则又使之冒六月之暑,抗风涛之险(由于途中舟坏,陆游几乎破溺死)病妻弱子,左饘右药⋯⋯”(《南涧甲乙稿》卷十四 )。这段话是送陆游从镇江移官到隆兴时写的,说得激昂愤慨。从近处愈调愈远,既不是明明白白的贬职,也不是由于升迁,为什么要这样折腾他呢?韩元吉故作不解,其实他是最了解这其中的缘由的。孝宗赵即位后,表面上志存恢复,实则首鼠两端。陆游坚持劝说孝宗抗金,孝宗对之貌似奖掖而实则畏恶。陆游在内政上主张加强中央集权,以增强国力,由此也得罪了握有实权的官僚集团 。 先前由京官而出判镇江,对他是一个挫折;进而罢黜归里,更是一个挫折;此刻虽起用而远判巴蜀,这又是一个挫折。这一次又一次的打击,显然并非加之于一人,而是意在摧折整个主战派的心志,浇灭抗金复国的火种,那么不幸的人岂只是陆游一个人吗?由此可见 ,三年流落之哀,不仅是一己之哀 ,实在是国家民族的大哀 。创痛巨深,安得不言之如此深沉痛切?
上片正面写心底抑郁潦倒之情,抒发报国无门之愤这是陆游诗词的主旋律,在写法上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下片忽然换意,紧扣“立春”二字,以醉狂之态写沉痛之怀,设色陡变,奇峰突起。立春这一天士大夫戴旛胜于头上,这是宋时的一种习俗,戴上旛胜表吉庆之意。但戴银旛而曰“试”,节日痛饮而曰“判”(“ 判”即“ 拚”之意),就显然有“浊酒一杯家万里”的不平常意味了。这只是词人借酒消愁,逢场作戏罢了,而内心是很伤感的。结尾处更是飏开一笔,表面上是说不是我一人偏老,而实际上是词人深深感到时光的虚度。这就在上片抑郁潦倒的情怀上,又添一段新愁。词人强自宽解,故作旷达,正是推开一层、透过一层的写法。哭泣本人间痛事,欢笑乃人间快事。
但今日有人焉,不得不抹干老泪,强颜随俗,把哭脸装成笑脸,让酒红遮住泪痕,这种笑,岂不比哭还要凄惨吗?东坡《赤壁赋》物我变与不变之论,辛弃疾《丑奴儿》“如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之句,都是强为解脱而写的违心之言,写出更深一层的悲哀,那手法近乎反衬,那境界是一般人所难以达到的。
纵观全词,上下片都是写心底抑郁之情,但乍看竟好象是两幅图画,两种情怀。沈谦论词作云 :“立意贵新,设色贵雅 ,构局贵变,言情贵含蓄。”(《填词杂说》)但作词之道 ,条贯、错综,两不可失,此意刘永济《 词论·结构篇》曾深言之。读陆游此词,抑郁之情贯穿始终,上下片表现手法截然相异,构局又极错综复杂。读上片,看到的是一个忧国伤时、穷愁潦倒的悲剧人物形象;读下片,看到的是一个头戴银旛,醉态可掬的喜剧人物形象。粗看似迥然不同,但仔细看看他脸上的笑全都是装出来的苦笑,终于领悟到这喜剧其实不过是更深沉的悲剧罢了。

陆游

陆游(1125年—1210年),字务观,号放翁,汉族,越州山阴(今绍兴)人,南宋文学家、史学家、爱国诗人。

陆游生逢北宋灭亡之际,少年时即深受家庭爱国思想的熏陶。宋高宗时,参加礼部考试,因受秦桧排斥而仕途不畅。宋孝宗即位后,赐进士出身,历任福州宁德县主簿、敕令所删定官、隆兴府通判等职,因坚持抗金,屡遭主和派排斥。乾道七年(1171年),应四川宣抚使王炎之邀,投身军旅,任职于南郑幕府。次年,幕府解散,陆游奉诏入蜀,与范成大相知。宋光宗继位后,升为礼部郎中兼实录院检讨官,不久即因“嘲咏风月”罢官归居故里。嘉泰二年(1202年),宋宁宗诏陆游入京,主持编修孝宗、光宗《两朝实录》和《三朝史》,官至宝章阁待制。书成后,陆游长期蛰居山阴,嘉定二年(1210年)与世长辞,留绝笔《示儿》。

陆游一生笔耕不辍,诗词文俱有很高成就,其诗语言平易晓畅、章法整饬谨严,兼具李白的雄奇奔放与杜甫的沉郁悲凉,尤以饱含爱国热情对后世影响深远。陆游亦有史才,他的《南唐书》,“简核有法”,史评色彩鲜明,具有很高的史料价值。

推荐诗词

蝶恋花·庭院碧苔红叶遍(宋·晏几道)

庭院碧苔红叶遍,
金菊开时,已近重阳宴。
日日露荷凋绿扇,粉塘烟水澄职练。

试倚凉风醒酒面,
雁字来时,恰向层楼见。
几点护霜云影转,谁家芦管吹秋怨。

玉山道者还家诗(明·明无名氏)

春色阑珊四月天,数声啼鸟落花前。
荷知有热先擎盖,柳为无寒渐脱绵。
处处劝耕梅子雨,家家缲茧竹篱烟。
凭谁寄语仙源客,洞口云封信不传。

棕拂子(唐·杜甫)

棕拂且薄陋,岂知身效能。不堪代白羽,有足除苍蝇。
荧荧金错刀,擢擢朱丝绳。非独颜色好,亦用顾盼称。
吾老抱疾病,家贫卧炎蒸。咂肤倦扑灭,赖尔甘服膺。
物微世竞弃,义在谁肯征。三岁清秋至,未敢阙缄藤。

迷神引 贬玉溪,对不山作(宋·晁补之)

黯黯青山红日暮。浩浩大江东注。余霞散绮,向烟波路。使人愁,长安远,在何处。几点渔灯小,迷近坞。一片客帆低,傍前浦。
暗想平生,自悔儒冠误。觉阮途穷,归心阻。断魂素月,一千里、伤平楚。怪竹枝歌,声声怨,为谁苦。猿鸟一时啼,惊岛屿。烛暗不成眠,听津鼓。

送李侍御赴安西(唐·高适)

行子对飞蓬,金鞭指铁骢。功名万里外,心事一杯中。
虏障燕支北,秦城太白东。离魂莫惆怅,看取宝刀雄。

夜飞鹊·河桥送人处(宋·周邦彦)

河桥送人处,良夜何其?斜月远堕余辉。
铜盘烛泪已流尽,霏霏凉露沾衣。
相将散离会,探风前津鼓,树杪参旗。
花骢会意,纵扬鞭、亦自行迟。

迢递路回清野,人语渐无闻,空带愁归。
何意重经前地,遗钿不见,斜径都迷。
兔葵燕麦,向残阳、影与人齐。
但徘徊班草,欷嘘酹酒,极望天涯。 

采绿(先秦·诗经)

终朝采绿,不盈一匊,予发曲局,薄言归沐。

终朝采绿,不盈一襜,五日为期,六日不詹。

之子于狩,言韔其弓,之子于钓,言纶之绳。

其钓维何,维鲂及鱮,维鲂及鱮,薄言观者。

信行远修水筒(引水筒)(唐·杜甫)

汝性不茹荤,清静仆夫内。秉心识本源,于事少滞碍。
云端水筒坼,林表山石碎。触热藉子修,通流与厨会。
往来四十里,荒险崖谷大。日曛惊未餐,貌赤愧相对。
浮瓜供老病,裂饼尝所爱。于斯答恭谨,足以殊殿最。
讵要方士符,何假将军盖。行诸直如笔,用意崎岖外。

夜宴左氏庄(唐·杜甫)

风林纤月落,衣露净琴张。
暗水流花径,春星带草堂。
检书烧烛短,看剑引杯长。
诗罢闻吴咏,扁舟意不忘。

种莴苣(唐·杜甫)

阴阳一错乱,骄蹇不复理。枯旱于其中,炎方惨如毁。
植物半蹉跎,嘉生将已矣。云雷欻奔命,师伯集所使。
指麾赤白日,澒洞青光起。雨声先已风,散足尽西靡。
山泉落沧江,霹雳犹在耳。终朝纡飒沓,信宿罢潇洒。
堂下可以畦,呼童对经始。苣兮蔬之常,随事艺其子。
破块数席间,荷锄功易止。两旬不甲坼,空惜埋泥滓。
野苋迷汝来,宗生实于此。此辈岂无秋,亦蒙寒露委。
翻然出地速,滋蔓户庭毁。因知邪干正,掩抑至没齿。
贤良虽得禄,守道不封己。拥塞败芝兰,众多盛荆杞。
中园陷萧艾,老圃永为耻。登于白玉盘,藉以如霞绮。
苋也无所施,胡颜入筐篚。

相关作者
相关诗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