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将军歌

[唐] 杜甫
将军昔著从事衫,铁马驰突重两衔。
披坚执锐略西极,昆仑月窟东崭岩。
君门羽林万猛士,恶若哮虎子所监。
五年起家列霜戟,一日过海收风帆。
平生流辈徒蠢蠢,长安少年气欲尽。
魏侯骨耸精爽紧,华岳峰尖见秋隼。
星躔宝校金盘陀,夜骑天驷超天河。
欃枪荧惑不敢动,翠蕤云旓相荡摩。
吾为子起歌都护,酒阑插剑肝胆露。
钩陈苍苍风玄武,万岁千秋奉明主,
临江节士安足数。
  【朱注】此诗言魏将军先立功西陲,后统禁军宿卫,绝不及丧乱事,盖禄山未反时作也。草堂本编在天宝末年,今从之。

  将军昔著从事衫①,铁马驰突重两衔②。被坚执锐略西极③,昆仑月窟东崭岩④。

  (首叙其立功西陲。从事衫,初为幕府官职也。两重衔,战马欲其牢固也。吴子良曰:将军略地至西方之极,回视昆仑月窟,反在东矣。)

  ①从事衫乃戎衣。姜氏《杜笺》:魏孝肃诏百司悉依旧章,不得以务衫从事,即从事衫也。②《说文》:“骊马,深黑色。”“铁马,赤黑色。”先儒云:取其马色如铁,亦取其坚壮如铁。《魏书》:曹公列铁骑五千为十重障。孔椎珪诗:“汉家嫖姚将,驰突匈奴庭。”《说文》:“衔,马口勒也。”③《战国策》:“吾被坚执锐。”《汉书注》:“被坚,谓甲胄。执锐,谓利兵。”《尔雅》:“西至于邠国,谓之西极。”《列子》:“西极之国。”④郭璞《昆仑赞》:“昆仑月精,水之灵府。”《长杨赋》:“西压月■。”服虔曰:“■,音窟,月所出也。”《上林赋》:“崭岩参差。”崭岩,山石高峻貌。

  君门羽林万猛士①,恶若哮虎子所监②。五年起家列霜戟③,一日过海收风帆④。

  (次记其归领禁军。五年起家,骤跻显贵也。一日过海,归自青海也。)

  ①《汉·天文志》:北宫玄武虚危,其南有众星,曰羽林天军,玉者象之。应劭《汉纪注》:“林,喻林木。羽,若羽翼。”洙曰:汉有羽林军,盖禁旅也。汉高帝《大风歌》:“安得猛士兮守四方。”②《越绝书》:吴王许勾践行成,子胥大怒,目若夜光,声若哮虎。《诗》:“阚如虓虎。”言其勇也。监,领也。③《魏其传》:荐人,或起家至二千石。虞世南诗:“焰焰霜戟动,耿耿剑虹浮。”【邵注】官阶三品,然后门列■截。④陆云诗:“安得风帆,深濯髴灭。”

  平生流辈徒蠢蠢①,长安少年气欲尽。魏侯骨耸精爽紧②,华岳峰尖见秋隼③。

  (此言其英气过人。气欲尽,让其富贵功名也。华峰,比其骨耸。秋隼,比其精爽。)①沈约奏弹:“玷辱流辈,莫斯为甚。”《左传》:“今王室实蠢蠢焉。”注:“蠢蠢,动貌。”②又:乐祁曰:“心之精爽,是谓魂魄。”子产曰:“用物精多则魂魄强,是以有精爽至于神明。”③《峋嵝山碑》:“华岳太衡。”《春秋感精符》:“季秋霜始降,鹰隼击。”

  星缠宝校金盘陀①,夜骑天驷超天河②。欃枪荧惑不敢动③,翠蕤云旓相荡摩④。

  (此言其威能弭患。星缠,喻马饰。天驷,喻御厩。天河,喻御河。欃枪荧惑,比戎寇。翠蕤云旓.言仪仗。此皆状其宿卫军容也。)

  ①【钱笺】《赭白马赋》:“具服金组,兼饰丹雘,宝铰星缠,镂章霞布。”注:以金组丹雘,饰其装具,如星霞之布,盖马装也。”《东京赋》:“龙辀华■,金鋄镂锡,方乞左纛,钩膺玉环。”蔡邕曰:“金鋄者,马冠也,高广各五寸,上如玉华形,在马髦前。镂,雕饰也,当颅刻金为之。《诗》:“钩膺镂锡。”所谓宝铰,比其具也,第尊卑之制殊耳。錽,音晚。《杜诗博议》:旧注引鲍照诗“金铜饰盘陀,日照光蹀躞”而未详其义。《唐书·食货志》云:先是诸炉铸钱寙薄,熔破钱及佛像,谓之盘陀。语颇相合。盖雕饰鞍勒,以铜杂金为之。故有日照星缠之丽,而熔破钱及像像者,取其金铜相和,亦名盘陀也。②《史·天官书》:汉中四星曰天驷,旁一星曰王良,旁八星绝汉曰天汉。③《河东赋》:“乘翠龙而超河兮。”《汉·天文志》:欃枪,妖星。荧惑,火星。④《子虚赋》:“错翡翠之葳蕤。”《西京赋》:“栖鸣鸢,曳云旓。”吕东莱注:”翠蕤云旓,皆旗也。旓,旌旗旒也。相荡摩,舒闲也。”

  吾为子起歌都护①,酒阑插剑肝胆露②,钩陈苍苍玄武暮③。万岁千秋奉明主④,临江节士安足数⑤。

  (末称其忠也可以大用。赵曰:当酒阑拔剑之时,以钩陈则苍苍,以玄武则暮。万岁千秋,言宜长为天子宿卫,非特临江王节士而已。此章前四段各四句,后段五句收。)

  ①《宋书·乐志》:《丁都护歌》者,彭城内史徐逵之为鲁轨所杀,高祖使督护丁旿收殡之。逵之妻,高祖长女也,呼旿至阁下,自问殓送之事,每问辄呼丁都护,其声哀切,后人因广其曲焉。宋武帝《丁都护歌》:“督护北征去,前锋无不平。”②《汉书注》:酒阑,言希也,谓饮酒者半罢半在谓之阑。《汉书》:郎■疏:“披露肝胆,书不择言。”③洙曰:《晋书》:钩陈六星,在紫宫中。故天子殿前亦有钩陈,所以法天也。王安石曰:《三辅旧事》:未央宫北有玄武阙。旧本作风玄武,误。以武字为韵,却无义理。《汉书》:北宫玄武虚危,其南有众星曰羽林天军。钩陈玄武,因天上有羽林星而类及之。④古乐府《上之回》:“千秋万岁乐无极。”《大戴礼》:“可谓明主之道与。”⑤《汉·艺文志》有《临江王》及《愁思节士歌》诗四篇。宋陆厥《临江王节士歌》:“节士慷慨,发上冲冠,弯弓持若木,长剑竦云端。”【朱注】《汉书》:景帝废太子为临江王,后坐侵庙堧为宫,徵在入自,时人悲之,故为作歌。《愁思节士》无考,本是二人,累言之故曰及,陆厥合之为一,甚误。庾信《哀江南赋》:“临江王有愁思之歌。”又因此而相沿耳。此歌前用八句转韵,中间各四句转,末则三句两句叠韵。盖歌中音调,取其繁声促节也。
-----------仇兆鳌 《杜诗详注》-----------

杜甫

杜甫(712年—770年),字子美,汉族,本襄阳人,后徙河南巩县。自号少陵野老,唐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与李白合称“李杜”。为了与另两位诗人李商隐杜牧即“小李杜”区别,杜甫与李白又合称“大李杜”,杜甫也常被称为“老杜”。

杜甫在中国古典诗歌中的影响非常深远,被后人称为“诗圣”,他的诗被称为“诗史”。后世称其杜拾遗、杜工部,也称他杜少陵、杜草堂。

杜甫创作了《春望》《北征》《三吏》《三别》等名作。乾元二年(759年)杜甫弃官入川,虽然躲避了战乱,生活相对安定,但仍然心系苍生,胸怀国事。虽然杜甫是个现实主义诗人,但他也有狂放不羁的一面,从其名作《饮中八仙歌》不难看出杜甫的豪气干云。

杜甫的思想核心是儒家的仁政思想,他有“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的宏伟抱负。杜甫虽然在世时名声并不显赫,但后来声名远播,对中国文学和日本文学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杜甫共有约1500首诗歌被保留了下来,大多集于《杜工部集》。

推荐诗词

寄远其二(唐·李白)

青楼何所在。
乃在碧云中。
宝镜挂秋水。
罗衣轻春风。
新妆坐落日。
怅望金屏空。
念此送短书。
愿同双飞鸿。

鹧鸪天·谁折南枝傍小丛(宋·郑少微)

谁折南枝傍小丛。佳人丰色与梅同。有花无叶真潇洒,不问胭脂借淡红。应未许,嫁春风。天教雪月伴玲珑。池塘疏影伤幽独,何似横斜酒盏中。

登楼寄王卿(唐·韦应物)

踏阁攀林恨不同,楚云沧海思无穷。
数家砧杵秋山下,一郡荆榛寒雨中。

南乡子·路入南中(唐·欧阳炯)

路入南中,桄榔叶暗蓼花红。
两岸人家微雨后,收红豆,
树底纤纤抬素手。

赠嵩山焦炼师(唐·李白)

二室凌青天,三花含紫烟。
中有蓬海客,宛疑麻姑仙。
道在喧莫染,迹高想已绵。
时餐金鹅蕊,屡读青苔篇。
八极恣游憩,九垓长周旋。
下瓢酌颍水,舞鹤来伊川。
还归空山上,独拂秋霞眠。
萝月挂朝镜,松风鸣夜弦。
潜光隐嵩岳,炼魄栖云幄。
霓裳何飘飖,凤吹转绵邈。
愿同西王母,下顾东方朔。
紫书倘可传,铭骨誓相学。

房兵曹胡马诗(唐·杜甫)

胡马大宛名,锋棱瘦骨成。
竹批双耳峻,风入四蹄轻。
所向无空阔,真堪托死生。
骁腾有如此,万里可横行。

绿头鸭 咏月(宋·晁元礼)

晚云收,淡天一片琉璃。烂银盘、来从海底,皓色千里澄辉。莹无尘、素娥淡伫,静可数、丹桂参差。玉露初零,金风未凛,一年无似此佳时。露坐久,疏萤时度,乌鹊正南飞。瑶台冷,栏干凭暖,欲下迟迟。
念佳人、音尘别后,对此应解相思。最关情、漏声正永,暗断肠、花影偷移。料得来宵,清光未减,阴晴天气又争知。共凝恋、如今别后,还是隔年期。人强健,清尊素影,长愿相随。

惜红衣·绣被春寒(现代·沈祖棻)

绣被春寒,秋灯雨夕,药烟繁碧。
怯上层楼,新来渐无力。
空帷对影,听四面、悲笳声急。
凄寂。
三两冷萤,映轻纱窗槅。
  初鸿远驿,雪岭冰河,依稀梦中历。
书成讳病,泪湿数行墨。
几日薄罢嫌重,莫问带围宽窄。
但枕函沈炷,犹解劝人将息。

玉楼春(宋·宋祁)

东城渐觉风光好,
彀皱波纹迎客棹。
绿杨烟外晓寒轻,
红杏枝头春意闹。

浮生长恨欢娱少,
肯爱千金轻一笑?
为君持酒劝斜阳,
且向花间留晚照。

夏人歌(先秦·先秦无名)

江水沛兮。舟楫败兮。
我王废兮。趣归于薄。
薄亦大兮。四牡跷兮。
六辔沃兮。去不善而从善。
何不乐兮。

相关作者